• 2018 秋季拍卖会 中国书画(一)

    2018年11月19日 上午9时30分
    北京昆仑饭店


    根据国家文物局有关规定,有"*"的拍品恕不办理出境?#20013;? 所有成交价均已包含15%买家佣金。

    于?#24773;?1889-1959)  锦上添花

    立轴 设色纸本

    戊寅(1938年)作

    估价(人民币):6,000,000-7,000,000

    成交价(人民币):7,015,000

    题识:两宋花鸟画喜作吉语,不仅应制之作为然,治乱不常,亦先民祈祷福祥之意也。此锦上添花一格用乾隆库纸,试詹达三乾隆六年所制墨。?#24773;湣?br>钤印:于照之印、一字非厂、戊寅、?#24773;?#20116;十岁作

    尺寸:150.5×65.5 cm. 约8.9平尺

    出版

    《近百年中国名家画选集·甲编》第11页,(台北)中国书画社,1973年5月
    《艺术巨匠·于?#24773;湣?#31532;154页,河北出版传媒集团,2012年8月

    简介

    《锦上添花》为于?#24773;?#23435;院体花鸟画之代表作,他以婺源派名?#33402;?#36798;三乾隆六年(1741)所造“龙翔凤舞”墨,绘于乾隆内库佳楮上,画风精丽无匹,华贵非常。
    于?#24773;?#23398;习工笔花鸟画肇始于1935年,他从白描临摹赵孟坚水仙、陈洪?#20998;?#23376;入手,不久后转学宋代院体花鸟画风,直接取径宋徽宗赵佶,打?#24405;?#23454;的技法基础。本幅《锦上添花》作于1938年,是其着力于宋院体花鸟画的写照。
    宋院体花鸟是传统花鸟画最为成熟的高峰,其中又以宋徽宗赵佶艺冠群雄、格调最高。据题识可知,此作系以宋院画中“锦上添花”一格为本,将锦鸡、修竹和绽放的山茶、白梅、水仙等共聚一轴,寓意吉祥美好。锦鸡的画法可在赵佶《芙蓉锦鸡》中窥得端倪,整幅构图则在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林椿《花鸟》、宋?#24661;?#23681;朝图》及宋代缂丝作品上均可见到,当是两宋院体花鸟画之经典题?#25721;?br>画面以丰富而严谨的?#23395;鄭?#34920;现初春的小园一隅:泉畔的坡地上描绘一对锦鸡,公锦鸡身披七彩,正低首翘尾,啄?#38472;?#33457;,母锦鸡依偎身侧,回首脉脉相望。其侧水仙幽香阵阵。几株山茶傍石而生,高低掩?#24120;?#26525;叶繁茂堆叠,数朵红山茶傲然绽放,富丽美艳,另有花苞含羞欲出,娇媚可?#24661;?#30011;面左侧的梅干弯曲逸出画外,枝桠与几竿修竹交缠错落,又自画外婆娑探入,摇曳生姿,与瘦金体书长款相接,形成环绕态势,灼灼盛开的花朵,含苞待放的花蕾,皆俏立枝梢,神采奕?#21462;?#22810;彩的花卉与七彩锦鸡遥相呼应,共同构成斑斓的春日小景,生机无限。
    是作可见于?#24773;?#36861;摹宋代院体这一正?#38472;?#32476;的努力,其画工严整,强调法度,对锦鸡绒毛的描绘,不厌其?#20445;?#26368;见精?#25721;?#21516;时在写实中讲究意趣,契合于“宣和体”气?#20185;?#21160;、形神兼备、?#38052;?#33258;然的艺术?#38750;蟆?#37011;椿《画继》载徽宗“笔墨天成,妙体众形,兼备六法。独于翎毛,尤为注意。多以生漆点睛,隐然豆许,高出纸素,几欲活动,众史莫能也。”细观本幅锦鸡之目,以浓墨点出,而山茶及梅花的花蕊,皆用沥粉技法,凸出纸面之上,正是对徽宗的成功仿效。
    于氏作画,除讲究纸墨外,于颜色亦极苛求。他对颜料的研漂、用矾用胶、着色固色等均有深入的研究和经验,选取颜料近乎挑剔,甚至连内府所制的颜色墨,?#23478;?#37325;为提炼才用于作画,?#35782;?#20854;传世之作,虽经岁月,鲜艳无改,恍若初画成时。《锦上添花》寓意吉祥,画题、技法皆源自宋代宫廷,更以乾隆?#25293;?#20869;库名纸出之,富丽堂皇,实属于氏经意力作,尤?#38405;?#33021;可贵。

    11选5在线人工计划